亚洲城娱乐,亚洲城娱乐平台,亚洲城娱乐平台官网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八点看小说 > 玄幻奇幻小说 > 十步行最新章节

第一百四十五章 休命刀,地榜留名!

十步行 | 作者:纯阳武神 | 更新时间:2017-06-19 04:40:29
  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www.8dkan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(求月票推荐票,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  鹊山灵星外。

  星空枯寂而冰冷,四极星空群星璀璨,星云瑰丽。

  宇宙静谧,却也充斥着诸多凶险,寻常生灵根本不能生存,承受不住混乱的灵气绞杀。

  这一刻,苏乞年浑身发光,他通体如琉璃宝玉,伤体在复原,体内三百六十五块战骨如白金铸成,流溢宝辉,他观想辟世之光,属于远古天龙的神形镇压神庭,他神照己身,精气神极速补充,很快恢复了大半。

  也就是苏乞年,换做其它任何一个刚刚开天辟地的普通大能,也不可能做到。

  “多谢前辈。”

  苏乞年朝着前方干瘦却挺拔的背影躬身一拜,唯有他知晓,这位前辈早先临近油尽灯枯,虽然有长命灵果加上一头圣境的鲲鹏补益生机,但似乎起色并不大,很显然,这位前辈每一次出手,对于生机寿元,都会有所损伤。

  万物生转过身,看苏乞年一眼,轻轻点头,而后一步迈出,就消失不见。

  也就在这一刻,苏乞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召唤,他心念一动,一步降下鹊山灵星,再出现时,就径直落到了地榜战台之上。

  四方寂静。

  这一刻的山谷中,众人再看向战台上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,如四方崖壁上一众开天境大能,也不禁露出敬畏之色,这个年轻人借助一口圣甲之力,居然差点重伤来自东极星天战皇殿的巡察圣者,他们看出来,如非是那块刑天大印,那位巡察圣者未必能够在最后那一刀下全身而退。

  剩下的九位地榜高手,也再次登临战台之上,不过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,就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,其中不乏有出自比鹊山师部更强的部族或人族血脉世家的传人,在他们看来,这一位战力之盛,恐怕足以排入地榜千名之内,甚至还要更强。

  尤其是此刻战台四方,诸多年轻高手,心情澎湃而复杂,那是一个比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要小上几岁的同辈高手,今天在这地榜战台上一鸣惊人,连圣者都敢挥刀所向,这种战力堪称惊世骇俗,至少对于九成九以上的年轻高手而言,渴望而难及。

  地榜两千九百九十一位!

  这就是此刻这位锁天一脉传人在地榜上的暂时排位。就是很多老辈辟地境尊者,此刻也不禁感叹一声,虽然不过地榜末尾,但对于他们这些痴长了百年以上岁月的老辈人物而言,可能是他们今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。

  而眼下的苏乞年,还不算真正登临地榜之上,唯有等到这一年过去,地榜战台之争尽皆结束,排位才最终尘埃落定。

  当然也有例外,胜过了地榜第两千九百九十一位的新晋高手,就有一次再向上争锋的机会,地榜两千位之后,皆可挑战,若是战败,则固守己位,接受近一年的地榜争锋,若是胜过……则直接取而代之,地榜显化,烙印真名,不必再逗留在地榜之上。

  这一刻,苏乞年立在战台之上,冥冥之中,他感应到了一股伟岸的意志,源自地榜,在传递给他念头,有向上争锋的机会,不过只能挑战地榜两千位之后的高手。

  苏乞年轻吸一口气,以精神意志传念,须臾之后,地榜战台上,一袭青衫显现,这是一名老者,看上去年岁很大,白发如雪,白眉入鬓,身形略显消瘦,但一双眸子,却出奇地湛亮,仿佛两颗寒星在转动,有冻结星空的气机在涌动。

  九位地榜高手先是目光一定,既而就动容。

  “一寒指莫冰!地榜两千零一位!”

  地榜两千零一位!

  战台四方,诸多高手心震,对于很多人而言,地榜上的人物太过陌生,除非是有人见过真容,或是同为地榜高手,借助地榜可以有所感知,否则通常而言,只能根据传闻来识别身份,实在是浩瀚星空太大了,哪怕只是这北域东极星天,也浩瀚无边,寻常圣者终其一生,若是不借助星空古路,也不可能走遍每一个角落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 wW.Ai Qu Xs.coM】

  一寒指莫冰,地榜两千零一位,如鹊山五子,也不禁深吸一口气,不用说两千零一位,就是三千位的那位巽风剑,也足以轻易胜过他们当中任何一人,虽然他们自衬,五人若是缔结五行剑阵,绝对足以打入地榜之上,但可惜地榜只是个人争锋,不允许多人联手。

  ……

  骤然间出现在地榜战台上,莫冰先是心神微怔,既而就回过神来,这是地榜之上,有高手选中了他,要来争夺他所在的排位。

  通常而言,真正的地榜高手,每一年,都可以有一次机会,挑战自己所在排名,向上千名之内的高手,本来莫冰以为,挑战自己的,会是两千一百名左右,或者在两千五百名之内,一些积蓄多年,深藏不露的高手,却没有想到,入眼的不仅仅是一个人,还有另外九名地榜高手的身影。

  这是……地榜战台争锋!

  莫冰看向前方那个年轻人,感应地榜,正是新晋取代之前两千九百九十一位的高手,一个约莫刚过弱冠之龄的年轻高手。

  诚然,年轻一辈能够登临地榜之上,不仅仅需要将很多同辈高手压在身后,更需要与诸多老辈强者争锋,或许很多老辈人物天资血脉不如,但是漫长岁月的积累,沉淀下来的战力,绝对超出想象,可以算是另类的圣禁之王。

  即便如此,一下跨越近千名,在地榜之上,就是很多年都难得一见,几乎无一例外,都成为了笑柄,有人初临地榜,盲目不自知,最后成了笑话。

  “出手吧。”

  看苏乞年一眼,莫冰淡淡道,他没有兴趣去询问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和名姓,能够做出这样不明智的选择的,放弃了唯一一次可以一劳永逸,不需要历经长达一年苦战的留名地榜的机会,不值得他看重。

  这位有一寒指之名的地榜高手对于自身的态度不加掩饰,喜怒形于外,顿时令得地榜战台一角,九张青玉宝座上的九位地榜高手目光闪烁,有人相视一眼,嘴角泛起一抹古怪之色,他们当中,有人识得这位一寒指,乃是老辈辟地境尊者中,一位传奇人物,出自北域南极星天,成名三百多年,已经活了近五百年,早在四百年前,就步入了辟地境,在尊者境一步一步打熬,只是在渡六道轮回时,不慎被轮回所伤,跌落下去,差点形神俱灭。

  后来,其苦心孤诣,寻找星空极寒之气,淬炼血肉意志,终于初步打破辟地境战体界限,而精神意志再渡轮回,一举渡过四道轮回,更借此开辟出来一寒指这门强大的兵法,即便只是普通兵法层次,但与其契合无间,在其手中,绝不亚于寻常绝顶兵法。

  被轮回所伤,又重渡轮回,在辟地境中,绝对凤毛麟角,如非是天资所限,早年经历成了心灵桎梏,这位一寒指绝不止于辟地境。

  但只可惜,他今天遭遇到的,绝对堪称是年轻一辈一尊怪物。

  而今,在九位地榜高手看来,任何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轻视,最终都会自食其果。

  四方寂静,不闻声息。

  莫冰感到有些异样,却也没有深思,或许是有人惊叹于他的到来,对于这样偏远之地的师部部族,没有真正见过这星空浩瀚的,怕是大有人在。

  对于这位老辈地榜高手,苏乞年如何看不出来其显露于外的冷漠与轻视,但还是认真开口,道:“小心了。”

  轰!

  也就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,苏乞年出手了。

  三百六十五块战骨齐鸣,他战血咆哮,如一片白金琉璃的汪洋倾泻而出,可见远古天龙的虚影在其中遨游,可怖的气机震裂虚空,生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缝,如黢黑的凶兽的口。

  足踏光阴路,苏乞年以一种令那莫冰瞳孔剧烈收缩,难以捕捉定位的极速,出现在了其身前三尺之地,一只拳头转动生死,烙印轮回,乃至裹挟了一丝寂灭之意,向前轰杀而至。

  这一拳,是光阴不灭拳第三十七式!

  哪怕失去了天龙甲加持,在参悟了寂灭玄奥之后,苏乞年一身时间禁忌接近圆满,光阴不灭拳拳意此时依然生出了细微的蜕变,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拳意,而是有了些许势的味道。

  这种蜕变,对于莫冰这样活过了近五百年,阅历深厚的老辈尊者而言,绝对不陌生,一瞬间,这位一寒指只感到浑身一紧,如被禁锢了一般,不仅仅是针对精神意志,更针对肉身气血,气运,乃至一身所悟之道。

  所幸,这势只是初生,只是雏形,还不能完全禁锢他这样一位半步开天境,肉身初步打破辟地境战体界限的强大尊者。

  即便如此,莫冰也变了颜色,他竭力出手对抗,那种拳力尚未临身,只是风压就令得他肌体生疼,他双手结指印,向前洞穿,两根食指如蓝玉雕琢而成,寒气流溢,将虚空冻结,生出了细密的裂痕。

  咔嚓!

  几乎在拳指交击的一霎那,莫冰闷哼一声,他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骨裂音,指力被震碎,足以冻结虚空的寒气,被一股炽烈刚阳的战气蒸发,那一只拳头,简直像是一头荒龙冲撞而来,他一下倒飞出去数十里,直接坠落下了地榜战台。

  咚!

  很多年轻认,乃至老辈高手吓了一跳,四散避开,有一条条大裂缝蔓延出去,战台边缘,出现了一道能有百丈方圆,深达十丈的大坑,那位地榜排名第两千零一位的一寒指踉跄起身,留下了一道清晰的人形烙印。

  “你……赢了!”

  莫冰语气有些干涩,筋骨痉挛,一身战血几乎被震散,他盯住了战台上的苏乞年,直到这一刻认真捕捉四方声音,他方才明白,此刻地榜战台上站着的这个年轻人,到底有着怎样惊人的身份,而刚刚,又到底发生了怎样震动人心的大事。

  再次苦笑一声,摇摇头,莫冰忽然觉得,自从登临地榜之后,一直心存盲目的,不是这些他所认为的年轻后来者,而是他这样的老辈人物,如果不抛弃对于年岁的轻视乃至歧视,在不久的将来,怕还有更多的败绩会等待着他。

  最后,再一次深深看苏乞年一眼,这位曾经位列地榜第两千零一位的高手,在地榜之力下,身形由实化虚,回归故地。

  嗡!

  即刻,整个鹊山灵星上空,天青色,神日炽白,一股难以言喻的伟岸气息垂落下来。

  青天白日,地榜降临!

  对于战台上九位地榜高手而言,这异象是如此熟悉,这地榜不仅仅是一张榜文,更是一口举世罕见的半皇兵,与人界星空气运相连,十分古老,可以追溯到百界岁月最初的几个纪元,几乎贯穿了整个百界岁月,见证了整个人族固守人界,血染九天的浩瀚战史。

  山谷四方崖壁之上,诸开天境大能起身,露出肃穆之色,就是最上方孕灵藤椅上的鹊山氏圣者,也缓缓起身,露出郑重之色,而后躬身一拜,长吟道:“恭迎地榜!”

  嗤啦!

  下一刻,青天裂开,一道青色榜文坠落下来,落到了这片山谷上方。

  这是一道青色榜文,通体流溢青气,宛如苍天之色,卷轴之上烙印有古朴云纹,此时于地榜战台上方静静沉浮,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伟岸深邃的意志,宛如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,来自一位难以想象的无上存在。

  地榜!

  鹊山镇海目光恭谨且郑重,乃至透出庄严之色,他深知这样一口半皇兵,绝对不止是眼下看到的这么简单,寻常人体天兵,到了融魂境成就魂兵,就孕养出来了兵魂,通灵造化,遑论这样一口半皇兵。

  甚至据鹊山镇海所知,有无上王兵,甚至渡过劫数,化形成人,堪称是一种另类的生灵,哪怕兵主陨落,也可以自行修行,不断进化,堪称是一种另类的长生,当然,传闻中也有种种劫数,只是那种层次的存在,如他这样的圣者,也难以触及。

  这一刻,鹊山灵巢一角,一处幽静的山谷中。

  一身兽皮坎肩微漾,一头灰白长发的万物生盘膝而坐,缓缓睁开双眼,看一眼天穹上那落下的青色卷轴,瞳孔有些失焦,似乎在回忆一些什么,而后又轻轻摇头,重新阖眼。

  地榜战台上。

  苏乞年抬头看那青色地榜,青气萦绕,瑞气交织,可以肯定,刚刚与他勾连的伟岸意志,正是源自这青色卷轴,传说中的地榜。

  哗啦啦!

  即刻,山谷之上,那地榜卷轴缓缓拉开,青色榜文显现,出现了一段古朴的炽白文字,比神日更加灿烂。

  皇道经文!

  同样是一种众人不识的字体,但却可以一眼洞悉其意,与此前那位巡察圣者手持的青铜刑天印印底的刑天二字,有着同样的神韵,显然同样是出于人皇之手。

  不过地榜,乃至天榜,轮回榜等诸榜,到底是哪位人皇所立,一直有很多传闻,有说是初代战皇天刑所立,也有说是百界岁月第二纪元,掌河图衍八卦的人皇伏羲氏,以及第三纪元炼五色石封天路的女娲氏,乃至还有一种传闻,为百界岁月第一纪元,开创了人族万世功业的人皇燧人氏所立。

  但不论是哪位人皇所立,于整个人族而言,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,与整个人族气运相融,不朽不灭。

  “两千零一位,一寒指莫冰,出身北域南极星天!”

  没有过多的描述,只有短短的一句话,此刻地榜显化的,就是此前属于那位一寒指的排名。

  苏乞年感受到源自地榜的伟岸意志,他凝视青色地榜,念动间,那两千零一位五个字之后,一寒指莫冰五个字最先消失,而后出身北域南极星天八个字也被生生抹去。

  略一沉吟,苏乞年目光一定。

  嗡!

  地榜颤鸣,青气氤氲,天地轰鸣,瑞气如瀑,神霞漫天,种种异象浮现,在苏乞年周身战台之上,甚至有一朵朵青莲浮现,莲开九瓣,晶莹瑰丽,铺满了数十里的战台,甚至落到了山谷中,朵朵青莲摇曳,诸天万道都隐隐生出了沸腾的迹象,很多高手分明感到,这一刻对于诸道的感应,变得无比明晰,比平日里浓烈数倍不止,如非是地榜降临,会是他们悟道突破的最好时机。

  紧接着,在那青色地榜之上,两千零一位之后,又有新的皇道经文浮现。

  “休命刀苏乞年,出身玄黄。”

  随着这十个字浮现,山谷中,很多年轻高手乃至老辈强者面面相觑,不是预料之中的光明行者,乃至锁天拳,而是休命刀,这位锁天一脉传人,以此为地榜之名,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。

  休命刀!

  唯有鹊山氏圣者目光微凛,这就是刚刚这个年轻人惊艳了这片星空的刀法,休命两个字,倒是名副其实,休绝气运,斩灭性命,这一门刀法,绝对非同凡俗,其他人不知道,鹊山氏圣者却是目光如炬,这是一门容纳了光明道,乃至时间禁忌的可怖刀法,说是禁忌刀法也不为过。

  至于出身玄黄……

  玄黄是哪一个部族?或者是哪一方人族血脉世家?

  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,玄黄二字绝对非同小可,于鹊山镇海这样的圣者而言,走在超脱之路上,清楚地知道,这世间万物,都沾染气运,脱不开命运长河,而时空长河贯穿始终,无限延伸。

  是以,玄黄二字所承载的气运,绝非是寻常部族乃至人族血脉世家可以承受的,而承受不住,必将遭受反噬。

  最重要的是,能以这玄黄二字为名的部落乃至血脉世家,在鹊山氏圣者看来,应该闻名人界星空,至少如他这样的轮回圣者,该有所听闻,但偏偏任凭他捕捉记忆,也寻不到记忆中,曾经有哪一方部族,乃至血脉世家,以玄黄为名。

  也就在苏乞年留名、烙印地榜的一瞬间,只要身在榜上的,诸地榜高手皆心生感应,知晓又一位地榜高手诞生,甫一登榜,就高居两千零一位。

  虽然只是两千零一位,但很多地榜高手都知晓,如非是地榜有限,这一位多半不会止步于两千零一位,能够甫一登临地榜,就登临这样的位置,其一身战力,怕还有所保留,并未到达底线。

  休命刀,苏乞年!

  也就在这一刻,很多地榜高手记住了这六个字。

  战台四方愈发寂静。

  老辈人物心生摇曳,很多尊者感慨,或许他们终其一生,也难以登临地榜之上。

  年轻一辈诸多高手很多人则露出艳羡之色,地榜留名,等同于真正步入了人界星空,至少在整个人族五域星空,会有人知晓其名,更能够得到战皇殿的关注……

  战皇殿!

  有人心中一震,以这一位此前所为,恐怕东极星天战皇殿,乃至那位至今消失无踪的巡察圣者,不会就此罢手。

  锁天一脉!

  很多人心中摇头,这种传承所带来的诸多牵扯和因果,远远不是他们所能够想象的,他们难以预料未来的走向,只是这样一位执掌禁忌本源的年轻圣禁之王,若是不陨落,很多人都想看看,其到底能够在修行路上走到哪一步。

  瑞气消弭,青莲化虚,神霞退散,就在苏乞年地榜留名之后,那古老的青色卷轴由实化虚,消散成虚无。

  与此同时,苏乞年感到,自身与那地榜之间,有了一种无形的感应,他拥有一次挑选轮回将书的机会,只要勾动地榜,就能够通达中域祖地战皇殿。

  不过,那中域祖地战皇殿,与那北域东极星天战皇殿……

 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,他这一身封镇禁忌,看来在这浩瀚星空有着非同一般的过往,那中域祖地的锁天一脉,又到底存在着怎样的祖约,苏乞年更加好奇,传下光明大道的那位无名师尊,在中域祖地又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,他能够看出来,当初身在玄黄大地,那位星空护道人于此无比忌惮,如非如此,他恐怕连被放逐星空的机会都没有,而今眼界阅历增长一大截,再捕捉过往记忆,那位星空护道人,在浩瀚星空中,至少也是一位六转以上的圣者,甚至可能更强。

  可以想象,接下来的中域祖地之路,怕不会太平。

  轰!

  突兀的,一道纯青色气柱自星空中垂落下来,如天色一般纯净,伴着一股伟岸而似乎又沉寂的意志,降临到了这鹊山灵星之上。

  “人界星空气运!”

  “果然不假,传说登临地榜之上,排位高低不同,会得到浓淡不一的人界星空气运的眷顾。”

  “传闻,只要踏入千名之内,借助人界星空气运,甚至可以凝聚无上战名。”

  这一刻,鹊山灵巢中无数高手露出艳羡之色,就是山谷崖壁上一干开天境大能也不例外,放眼整个鹊山星河,恐怕除了鹊山氏圣者之外,再无一人凝聚无上战名。

  而无上战名,于人族而言,意义非同一般,对于人族血脉战气,乃至战意的加持,足以惊艳诸天,震动整个浩瀚星空。

  此时,几乎是福至心灵,苏乞年眉心处,足足四十九道战痕浮现,还有一道战痕不显,径直在神庭世界中显化,如青玉般纯净,散发出浓郁的青铜光辉。

  战痕!

  四方众人目光震动,原来这位锁天一脉传人早在此前,就已经凝聚出来了足足四十九道战痕。(求月票推荐票,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写得慢了点,感觉不好,还差2000字补在明天的两章里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aiquxs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    小说网站哪家强,百度搜索-八点看小说-www.8dkan.com 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