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城娱乐,亚洲城娱乐平台,亚洲城娱乐平台官网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八点看小说 > 都市言情小说 >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

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应对穴兽的办法

逆血天痕 | 作者:无来 | 更新时间:2017-12-07 02:47:35
  希波女皇坐在和她身形一样娇小的座位上,眉头紧锁,灵官坐在一旁,高大的身躯和她形成强烈的对比。 X

  “白是说要驱逐其他支配者吗?”

  天闲还没说话,希波已经自己问了出来,语气中透露着极度的不耐烦。

  “是的。”天闲简洁的回答。

  希波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,吸了口气,“那么你呢,又来我这里做什么?现在要你去忙的事情恐怕多的数不过来。”

  天闲一笑,“反正就是去忙,也一样数不过来,索性不去管好了。”

  希波听了不由一笑,换了条腿翘着,歪起头一脸感兴趣的模样说道:“你想要问穴兽的详细情况吧?”

  天闲心中纳闷,难道这个女人还有偷听的本事?

  希波咯咯而笑,“这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,写在脸上的可算不上是秘密,呵呵呵……那只穴兽,可真是好东西呢。”

  听了这话,天闲心中一热,“可是……”

  希波直接摆摆小手,打断天闲说道:“你不就是担心穴兽已经快死了吗?”

  天闲摸摸鼻子,点头,“的确,我上一次见到的时候,看起来确实已经十分苍老了,走路都已经有些吃力,我有些事需要穴兽的帮助,但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能这样的力量。”

  希波眼神亮闪闪的望着天闲,就像小女孩发现了可爱的玩具,“你想要做什么?现在这座城市拥有足够的财富、名声,还有地位,还有或许是人类最强的支配者,你还有什么事一定需要那只穴兽呢?”

  天闲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  希波可爱的皱皱鼻子,神态和七八岁的小女孩毫无二致,“我必须提醒你,穴兽并不是万能的,他们受到时光之力的折磨,很多时候意识是模糊的,而且那种力量也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强大,在诸神时代,就算是拥有时光之力的神灵也不是什么特别强大的存在,经常被人追打的满世界乱窜。”

  天闲忍不住有点奇怪的说:“掌握时间,难道这还不是最强大的力量吗?”

  希波咯咯而笑,“小子,你根本不曾见识过真正的力量,那是和现在这个世界中的力量截然不同的东西,是真正可以开天辟地的伟大之力,时光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不过是可笑的戏法。”

  天闲皱了下眉,对于那个诸神横行,开天辟地之力长存的伟大时代,虽然心中总是充满了敬畏,但真的就和现在的世界相差到无法相比的地步吗?起码黑色大海自己也是去过的,还完完整整的回来了。

  “嗯……我猜你在想黑色大海的事。”

  天闲顿时一愣,有点吃惊的看着希波,而希波已经“咕咕咕”的笑了起来,活像一个小女孩。

  灵官在一旁说道:“黑色的确是上位世界,但和从前的世界还是有许多不同的,毕竟近海没有神灵,只是一个空旷的上位世界,就像一个没有什么内容的空壳。”

  “神灵挤满这个空壳,就会发生剧烈的变化?”

  灵官点点头,“世界之所以从下位向上位过度,就是因为不断集中和积聚的力量,无数神灵聚集的空间,你可以想象一下。”

  天闲无法想象,灵官这样严谨的人都如此说,那可能已经是人类所无法理解的世界了。

  就像一只蚊子永远不知道冬雪到底是什么。

  把这些让人烦恼的事情甩出脑子,天闲还是继续询问穴兽的情况:“我并不需要穴兽有太强大的力量,只要是很普通的那一种就可以,我现在担心穴兽已经太苍老,还有就是……”

  希波卖弄似的再一次打断天闲的话,并且说道:“担心穴兽效忠圣灵殿,不会帮你。”

  虽然看着满脸小女孩得意的希波有些无奈,但天闲还是点头,“不错,教皇答应了交易,但是我思前想后,他是绝对不会做亏本买卖的。”

  说着天闲的脸色凝重起来,“这一次圣灵殿的议员被逼死,十分出乎我的意料,我想这一次交易也一样不会那么顺利。”

  希波摆弄着自己的小辫子,乐呵呵的说:“我呢,说起来也只是这里的一个食客,而且还沾了不少白那个混蛋的光才能在这里舒舒服服的生活,所以有些事我也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算是我做人最起码的原则。”

  天闲十足意外的看着希波,这个女人竟然再说还是感念白的好处,并且对他保持着最低限度的敬意。

 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说来了。

  “所以,有些事我也不想说的太多,而且……”

  天闲心中微微一紧,因为希波的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和白一模一样的笑容。

  “虽然这不是正派人该做的事,但是看着你为了麻烦而想尽办法,真有一种在看小老鼠在掌心团团乱转的感觉。”

  不就是别人着急,你们看戏吗?十足的恶趣味,天闲忍不住翻了翻白眼。

  “所以说,有些事我是不会告诉你的,这样也的确很有意思,如果你今后真的能像白所想的那样,做到我们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……”

  希波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,最后竟然微微一声叹息,“但愿我们能看到那一天。”

  眉梢一挑,希波瞬间恢复了刚才的神态,飞快的说道:“如果是那样,那我真的有亲手缔造传说,甚至一手开创天地的感觉,嗯……我大概清楚白的感受了,还有啊……”

  希波开始像兴奋的小女孩一样叽叽咕咕的说起来,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,甚至天真烂漫的想法……

  天闲忍不住苦笑的看了一眼灵官,结果发现灵官的目光始终都留在希波身上,烟波温柔如水,而且一刻也舍不得离开。

  忍耐了一阵小女孩般的梦幻畅想,天闲不得不轻轻打断,“那不知道,关于穴兽,女皇大人您给我些什么建议呢?”

  希波停下话来,眨巴眨巴大眼睛,似乎这才想起在说穴兽的事,咳嗽一声收起满脸的兴奋,十分淡然的说道:“拿东西原本是我养的,你要是能弄过来,其他的事情自然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  天闲的眼睛瞪大,“是……是你养的?”

  希波不耐的瞧瞧天闲,“怎么,难道你不信?那还是我当年特别寻找的,因为一个好的穴兽对于我们还是很有利的,我是他的第一任主人,在我离开之后,恐怕是一直留在圣灵殿了吧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,穴兽还很年轻吗?”

  希波的眼底浮现出几许神秘之色,“穴兽没有年轻这个说法,小笨蛋,他们都是力量衰竭而死,仅此而已。”

  天闲不由想起了白说过的话,在进入时光之穴的时候,其实那些生命就已经算是死去了,只是在时光之力的支配下行走的躯壳而已。

  “不过在那个时候,他的力量还处于巅峰状态,的确是很厉害的,就算是白,也能让他的时间停顿一瞬,当然那要他松懈的情况下。”

  天闲再一次被惊讶到了。

  两千年前,穴兽的力量处于巅峰的时候,也不过是能停留白短短一瞬的时间,也就是说现在穴兽对白已经毫无威胁了!

  在意识到穴兽的能力时,天闲甚至深深的恐惧,认为这是一种无论什么东西都无法抗拒的力量,没想到……

  这就是所谓的绝对的力量面前,时光不过是可笑的戏法吗!

  白的身上,到底蕴含着多么令人无法理解的力量。

  “怎么,现在开始觉得穴兽也没什么了不起了?”希波笑的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天闲摇摇头,“不,我想要做的事,必须穴兽才行!”

  希波上下打量天闲,目光挑剔,“嗯……那好吧,既然你这么想要穴兽,我也不想你就这么让教皇那些老东西算计,好歹我也该帮你一下,算是好吃好喝的回报。”

  天闲眼神顿时一亮。

  “穴兽的力量虽然麻烦,但我可以教你……如何对抗。”希波带着十足的坏笑看着天闲。

  天闲一听心中大喜,不过看着希波的眼神,心中却升起一丝不安。

  半个小时过后,天闲学会了希波教授的办法,满脸古怪之色从宫殿中走了出来。

  在宫殿大门关闭之前,天闲回过头来喊了一声:“灵官大人!”

  灵官送天闲出来,闻声停在了大门口。

  皱着眉,天闲有点哭笑不得,因为刚才希波教给自己的办法实在是有些……有些怪异,“灵官大人,我并非是不相信女皇大人,但是这个办法真的……”

  灵官岩石般的脸上流露出为难的表情,似乎不知道这件事应该怎么说,最终他用力的点点头,“放心吧!这个办法绝对有用,我可以担保!”

  天闲心想您这是知道这个办法的用处啊,连忙继续问:“可是这办法为什么会有用呢?灵官大人您能不能稍微的解释一下。”

  灵官一脸意味深长,然后摇摇头。

  看来这是希波女皇不准说了。

  天闲只有叹气,既然灵官说这办法绝对有用,那么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,但是从希波女皇的表情来看,这办法……八成是有什么其他问题的。

  那种恶作剧已经得逞的模样……

  谢过了灵官,天闲转身离开,这时已经是星斗满天,天闲仰天而望,仿佛能看到星轨闪动,时光在天空不断流逝……

  希波,明显又变得幼稚了一些。

  她的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。

  有了希波给了应对办法,天闲心中多少有了些底,但也不敢大意,毕竟还有一件事压在天闲心上。

  胡木德提供的情报非常有用,甚至超出了天闲的意料之外。

  一个潜伏在火叶城的奸细,他所能提供的情报也就是联系的上下线是谁,自己的任务是什么,等等一些常规的东西。

  这种高风险的职业是不会知道太多秘密的,而且胡木德还是一个被单线联系的可怜虫,甚至除了第一次见到圣灵殿的密探后就和圣灵殿再没有任何联系,他所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少的可怜。

  但是那满满的一大页羊皮纸上记录的东西却让天闲非常在意,上面除了一点可怜的关于圣灵殿的情报外,全部是他自己生活中所有时间的详细记载。

  一切他觉得可能有用的东西全部记录下来,比如今天街上多了几个陌生人,他们穿着什么,可能来自哪里,又在哪里重新遇见了他们,今天商品的价格是贵了还是贱了,到底是谁的货物出现了问题,谁的大肆购买引起了价格变动。

  甚至是早起时太阳的角度变化,日照方向、时间的改变引起的摊位的位置变化,哪一天谁家会清理一些陈旧的货物,去哪里可能找到食物,哪里可能偷听到一点可能有用的消息。

  更甚至的是,狮人战士巡逻的死角在哪里,精灵哨兵们会因为什么地方太过肮脏而选择回避巡逻,哪些地方可以完全避开所有的巡逻人员。

  一条一条详细的记载,胡木德没有什么特别直观而重要的情报,他就像一只不被人注意的虫子,在火叶城中四处流浪努力活着,然后躲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地方把一切都记录下来。

  没人关注他,他却在关注着发生的一切。

  而且,根据上面的记载,火叶城中像胡木德这样讨生活的人不在少数,毕竟并不是每一个怀揣梦想来到火叶城淘金的人都能成功,别人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你的失败,实力和运气在这座炎热的城市中交织,有人成功,有人失败。

  成功者满载而归,而失败者则流落街头巷尾,默默等待翻身的机会。

  这些人之中,肯定还有不少别国的密探吧,天闲忍不住的想。

  胡木德这个人,或许是因为天生如此,或许是因为圣灵殿的关系,但毫无疑问的是,他是一个非常善于躲在暗处收集情报的家伙。

  当然,这些并不是天闲真正在意的地方,而是那写满了情报的羊皮纸本身,那张纸才是天闲真正在意的地方。

  那张纸上,若有如无的,而且在感觉到之后很快就消散的,倾注了一丝丝奇怪的力量……
    小说网站哪家强,百度搜索-八点看小说-www.8dkan.com 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