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城娱乐,亚洲城娱乐平台,亚洲城娱乐平台官网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八点看小说 > 穿越历史小说 > 大唐之绝版马官最新章节

第981章 积了大德

大唐之绝版马官 | 作者:东风暗刻 | 更新时间:2017-06-19 07:13:15
  贾富贵在与其父贾查坤在牢里会面,边上没人时曾问老爷子,“爹,怎么你在大业三年时的罪责,高峻那小子竟然也知道呢?你到底有什么事是连我也瞒着的!”

  

  贾查坤叹了口气道,“唉,大业十三年,你还不知道那是大隋朝最乱的时候么?可新官不理旧帐,朝代都换了,他一个大唐的都督管得也真宽。”

  

  贾富贵说,“如果事情不大,爹你就说出来,不然你也就死在牢里了!”

  

  他爹再叹了口气道,“唉,原指望在中原捞他一笔,跑到高昌国来做个人上人享受,哪知……唉!”

  

  禁不住儿子反复追问,贾查坤终于开口道:

  

  “虽说缺德是有些缺德,但你可知,我们这么大的家业都是那个时候攒下来的。我不偷别人儿、卖别人女,哪有你现如今紫茶壶捏着、使奴唤婢捶着腿不劳而获!”

  

  贾富贵恍然道,原来爹你以前对我说,家业是你光明正大、一分一分挣来都是假的!怪不得我们家恶运连连,你孙子三年前让高峻一脚踹瘸了不说,如今这份家业,也如数尽归西州府了。

  

  “认命吧,”他爹说,“爹这么大年纪,出去能活几年,死是不在乎了,但我们贾家的名声要紧!这样的缺德事还是不要讲了!让我死在这里的话,我们贾家的坏名声也是你这个不孝子惹下来的。不然,恐怕连这个中等户也未见保的住了!”

  

  他儿子想想也是,从来都是老的为少的扛活,再说爹从西州大牢里接出去也活不了几年了,就在牢里安度晚年也不错。

  

  但他仍然有些好奇,“爹,你在中原到底卖过多少啊?”

  

  他爹贾查坤说,“已经多到想不起来了,不过在那样的乱世里,谁说我不是积了大德呢?那些人家你不去偷他儿,他还想卖哩!说不定卖去的儿女还有了好去处呢!”

  

  “人家卖儿女,爹你揣钱,是积了大德了!”

  

  不过,贾查坤说,“在我金盆洗手之前,倒是记得一份,那是一对双胞胎,差点没砸到手里不说,还差点因此丢了性命。”

  

  “好在那时候世道乱,沿路往西来都是逃难的,路上也没有眼下这般查得紧、也不看过所,我就把他们带到高昌来了。”贾查坤回忆说。

  

  “唉,算了吧,不与你说又能怎地?只当你少两个怨家不是更好,也省得做恶梦不是。唉!只是那个叫叶丽的婢女,再也不能侍候我了!”

  

  贾富贵想想也是,安慰他爹道,“叶丽早被西州放走,爹你就别想她了。那你就在这里安心住着,有剩下的这八十顷地做底,我和你孙子再励精图治,不怕几年后又是个上等!”

  

  贾富贵离开时,他爹贾查坤目光决绝,“你也不必再来看我了,只当永别吧,爹至死也不会说的!牢饭虽说难吃,总也不须你花钱,别来这里再沾了晦气!”

  

  贾富贵起身出来,但猛然见牢门外大步走来了西州长史刘敦行,身后跟着户曹罗大人、几名如狼似虎的佩刀差役。

  

  刘敦行一摆手,“现已查实,贾家村人贩贾查坤,拐卖幼儿无数,丧尽天良,自供极详,无须过审,拉出去,一儿一刀,乱刃分尸!”

  

  贾富贵再追回来,眼看着他们扑上来,打开牢门,像捉柴鸡似地、将爹提出牢门往外就走。

  

  贾查坤魂飞魄散,连瞳孔都散乱了,被人拖出去十几步后两只鞋子都丢了。他杀猪般一嚎叫,“大人饶命——大人饶命啊!小人都说,什么都说,小人不想死啊——”

  

  刘敦行:把贾查坤给我拖回来。

  

  罗得刀就命人在牢门处摆了桌子,文房四宝,坐下来提笔等着记他的供述,手下过来人研磨、铺纸。

  

  刘敦行:贾查坤,说你总共卖了多少孩子?

  

  贾查坤:大大人,是不是卖一个就砍我一刀?

  

  刘敦行:事到如今,你还敢放赖。来人,高大人有话,只要他敢放赖一次便不须审,直接乱刀砍了!

  

  贾查坤:大人饶命!小老儿的确记不清楚了!但总有三四十个,不不,有四、五、六、七八十来个!但年代久远的,小人真记不得了大人饶命——

  

  刘敦行:只说说最后那两个,便不让你受罪。

  

  贾查坤:那两个孩子是小人在襄州的乡下偷得的,不想暴露了行迹,被他们的父母从襄州一直追踪到了终南山下,好不容易使个调虎离山计才摆脱了,小人便决定洗手不干,将他们带到了高昌来。

  

  刘敦行:这个方才你都讲了,讲你没讲过的。他们现在何处,你又卖给谁了?敢有半句瞎话,你就再也不须说了!

  

  贾查坤:大人,小人将这对双胞胎带到高昌后,许久也卖不出,便将他们白送了。记得是交河一带一户姓谢的人家,只有夫妇二人。他妻子不生养,我便好心白送与他们了。

  

  刘敦行:你也能有这样好心?卖几文不是卖呀?

  

  贾查坤:不是小人不想卖,而是那两个孩子……从终南山带了一路到高昌来,一到家,才发觉是有残疾的!一个右脚是六趾、另一个左脚是四趾,没有人要啊。若非谢家苦儿心切,小人最后一趟买卖也就砸在手中了!

  

  罗得刀:还记得谢家的住处吗?

  

  贾查坤:姓名已不知,当时急于出手也没细问。他们夫妇得了孩子便从交河搬走了,听说是去了现今的牧场村一带。

  

  罗得刀一愣,因为他知道,牧场村的老村子里,眼下姓谢的只有一家。他嗑嗽一声,刘敦行会意,吩咐道,“审到这里。”

  

  贾查坤再次被扔回监房,刘长史命他在供状上签字画押后,带着众人走了出去。贾富贵恶狠狠对他爹道,“你的本事呢?你就死在这里吧,我再不认你这缺德的爹了!”说罢,他也走了。

  

  ……

  

  樊莺、李婉清、苏殷已经回到了西州家中,大都督府的宅子就比牧场新村更好,郭待诏夫人已经搬去了康里城,这里都是她们在住了。

  

  也无须上楼下楼的了,前后三进的院子,后边两层房子,柳玉如等几个人都住进去还有空着的。

  

  前边一进院子,是另外那些新增的丫环、仆妇们住着,连带过来的两个乳娘、一个厨娘都有自己的屋子。

  

  管家高白随后也带着菊儿、雪莲及一对儿女搬到西州来了,就住在前边。

  

  高峻抽功夫回了一趟牧场村见了郝婆子一面,让她回想自己丢失的两个儿子的特征。

  

  婆子说,她的两个儿子出生时,彼此的一只左脚和一只右脚是连在一起的。老曹虽然狠心,但对儿子下刀也得喝足了酒才敢。只是酒喝得有些多,在旁边辅助的婆子也喝多了。
    小说网站哪家强,百度搜索-八点看小说-www.8dkan.com !!!